Home > 家居 > 社会 > 正文

说说慈善那些事儿

前不久,在南庄吉利广场观看了一场新明珠旗下惠万家出品的微电影《一寸光阴》。观影之前,我尚在调侃,说新明珠目前的战线越拉越长,惠万家迄今为止已经连续推出了3部微电影,如果按这节奏,...

前不久,在南庄吉利广场观看了一场新明珠旗下惠万家出品的微电影《一寸光阴》。观影之前,我尚在调侃,说新明珠目前的战线越拉越长,惠万家迄今为止已经连续推出了3部微电影,如果按这节奏,未来小叶总他们三兄弟完全可以组建一个明珠兄弟影业公司了。

 

不得不说的是,此部影片的素质完全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。没有生硬的说教,没有突兀的植入,没有矫揉的情感,虽然限于篇幅未能真正构建一个完整宏大的故事,但微电影的“微”,就在于讲诉好一个动人的情节,或者一个好的场景,如此便已足够。

 

影片讲述的是留守儿童的故事。而这个设置,快速地把我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童年——事实上,我几乎从未觉察到自己有过童年。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,而川东地力贫瘠母亲劳作甚多,我可以说是在近乎孤独的状态中,在山坡上滚打大的。说滚打并不虚妄,从山坡上滚落晕死,被一群孩子欺负差点失明,真是难以想象那是何等的一个黑暗岁月。

 

但我并不以为,类似于新明珠这样的一家企业的善举,就能从根本上去改变留守儿童的命运。这部分群落,或者这种现象,是中国的户籍制度、区域发展不平衡、农民工状况、城市快速发展等诸多因素的相互作用而最终形成。国家福利制度不健全,所以留守儿童注定成为“时代的孤儿”,在生存、尊严,以及家庭、发展等问题的抉择之中,他们只能被时光暂时遗忘。我们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,是“莫以善小而不为”,但我们更需要注意的是,要让这种善行成为启发被捐助者的种子,而不是其赖以生存的粮食。

 

什么是慈善?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极为严肃的话题。

 

慈善(Philanthropie)一词源于希腊语“philein”(爱)和 anthropos”(人)。在欧洲,为人所知的最早的慈善机构是公元前387年由柏拉图在古希腊首都雅典所建的“柏拉图学院”。柏拉图将这个学院连同一片肥沃的土地作为遗赠留给其侄子,并规定所有这一切都要用于其门徒致力于对概念、理论、宇宙及认知等相关问题的研究。

 

总结西方慈善发展历史,可以看到,慈善发展的第一波是由宗教推动,从古希腊、罗马时代兴起的社会救助传统,随着基督教崛起而很快被发扬光大,普通人和有产者是慈善财产的主要捐赠者。慈善发展的第二波和第三波则由现代工商业来推动,工商业者成为大额慈善捐助的主体。

 

现代慈善虽然已世俗化,但基督教教义宣扬博爱、罪感和谦卑,仍是支持人们坚持慈善之路的原始动力。事实上,在西方主流社会,慈善已经成为其生活方式的一部分。19世纪末20世纪初,钢铁、能源、煤炭、制造业的发展催生了卡内基、洛克菲勒等一批慈善家。20世纪6070年代后的新技术革命又催生了比尔·盖茨等一批新的慈善家。如洛克菲勒家族四代连续捐款超10亿美元;比尔·盖茨为慈善事业已投入 260 亿美元,占全部财产的 54%,甚至早早立下遗嘱:死后99% 的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。

 

而在中国,这一习惯还需要培育和学习。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,同样的一件事情,产生的却是迥然不同的结果。比如,同样是航海,西方催生的是保险业的雏形,而东方产生的是妈祖的传说。

 

大航海时代来临之后,16世纪的英国海上贸易发达,但风险较大,没有保障。1688年,在伦敦海港的伦敦塔附近,劳埃德咖啡店中出现了初级的保险形式,每人缴纳一定的费用,在船舶出险后,货物损失及海员的安葬费都由共同的费用出,是现代保险的雏形,逐渐出现了著名的“劳合社”。

 

宋朝至元代也正是中国航海事业空前发展时期。福建莆田系海滨孤岛,作为中国海洋文化发祥地之一,岛上居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生活上自给自足,安居乐业,祈福平安,自求多福。妈祖信仰也就是在这样的客观条件下产生的。但将所有的安全与救济,都寄托在一个神话后的人间女性身上,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庇佑之上,这是否异常可悲?

 

康熙皇帝赐封妈祖为“护国庇民”的“仁慈天后”,把妈祖封号由“妃”“圣母”升格为“天后”,这是人间女性名分品位的最高点。但皇权与信仰,孰轻孰重?清朝政府如此的举措,其实就是愚民政策的集中体现,不作为的表现。

 

事实上,在“乐善好施”与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家瓦上霜”生存哲学中自相矛盾的中国人,从来是持“不问苍生问鬼神”的虚无主义。与现实的困顿相比较,世人更在意的是来生功德,如拜佛诵经布施供养等。所谓的放生济粥,怎么看就更接近于行为艺术,而非能真实解决问题的措施。

 

实际上,慈善远不是“做好人好事”那么简单。慈善事业既是经济事业发展的晴雨表,也是调节贫富差别的平衡器。通过市场实现收入的第一次分配;通过政府调节实行收入的第二次分配;在习惯与道德的影响下,个人出于自愿将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或大部分捐赠社会,乃是不可小觑的第三次收入分配。它有助于缩小两极分化,减弱“仇富”心理,有利于社会的和谐。

 

我有幸提前得知东鹏集团正在酝酿出台的“东鹏集团员工互助平安基金会”方案,深为震动。此方案实质是根据目前的医保体系的不足,而出台再度补偿和救济机制。如一些罕见病例或者突发病例,纵使医保体系可以报销一部分费用,但往往需要个人承担的部分依然是一般家庭不可承受之重。

 

东鹏采取的公司每年拨大头(一次性拨付200万),员工每月出小头(每月交纳10元)的分配做法,设置亦极为合理:在其较大的员工基数上,总体的基金池费用得以保障,而需要每个员工承担的部分,也在所有人可以承受的范围以内。并且兼顾了员工的自主选择权利,入会自愿,退会自由。

 

什么是慈善?我以为,首先要以保障捐助者原本的生活水平不因此而受到影响。只有一个自爱的人,才有真正爱别人的能力;只有一个照顾好了自己身边的人,才有真正能够造福社区的能力。我不以为那些抛弃家庭而去照顾流浪猫狗的人是真正的善良,他们只是表演性人格,需要赞誉才能苟活。

 

第二,不让被捐赠者产生精神上和物质上的依赖。所有的善行,应当是发自内心的一种供养,而不能将其当做居高临下的施舍。我们感恩于这个时代让我们富足,所以捐赠一部分让别人渡过急时所需。但每个人的人格都是独立的,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一切。因此,我们更重要的是保障每个人都尽可能处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,尤其是极可能提供一个平等的教育机会。

 

第三,制度比人更为重要。比尔盖茨也好,巴菲特也好,所有西方的慈善家,都会设置自己专属的基金会,按照公司化制度去运营,招聘专门的运营人才,才能确保所有的善款都尽可能去到它应该去到的地方,而且尽可能避免对于捐赠者造成不良的影响。标哥?算了吧,这家伙跟那些脑残的炫富族有什么区别?他只是炫富完毕,顺手把钱分给了围观的人群而已。

 

慈善,不应该是吆喝,不应该是作秀。

 

我赞扬新明珠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度,勇于去探索和关怀事关整个社会和时代的弊端,以“烛火继承太阳的事业”。也欣赏东鹏这种由关爱身边人做起的制度实践,将善意与公益由内而外进行拓展的路径。

 

最后,再借此文,感谢在冰桶挑战赛中为我泼冰水和给我泼冷水的人,大家的捐款我已经让中陶科技的工作人员,以“陶瓷人”的名义,捐给了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。

 

中国的慈善道路,还很长,被浇冰水的日子,也将很长。大家共勉。

上一篇:行业观察:展会究竟给家居行业带来什么?
下一篇:围城? 家居业需要“梦想家”!
KIMI全屋门受邀参加2017定制家居产业链峰会

KIMI全屋门受邀参加2017定制家居产业链峰会

家居之简不在居,在乎生活之简也!

家居之简不在居,在乎生活之简也!

【罗青论陶】展会如何引领陶业风向

【罗青论陶】展会如何引领陶业风向

以简约设计之名,在米兰为家居时尚喝彩!

以简约设计之名,在米兰为家居时尚喝彩!

【罗青论陶】自信方能赢

【罗青论陶】自信方能赢

【罗青论陶】李志林的梦想与情怀

【罗青论陶】李志林的梦想与情怀

方向对了,就不怕路远

方向对了,就不怕路远

已有0条评论,期待您的留言!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

沙发空闲中,快来抢!